Skip to content

千千阙歌

你似乎突然一改以往不轻易说话的性格,那时我们都还是少年,你虽是满眼阳光明媚,但在我看来,还是个不爱说话之人,那时候我们最多十七八岁不过如此,也算是青春最懵懂的时候。

昨晚梦见你,忽然想起,有一年,你在信中跟我说,你就是方鸿渐般性情的人,到头来连梦都是真的。

人到中年,长相也有了巨大变化,梦里的你不再是少年时翩翩模样,多了些许沧桑,多了些许黯然。你在小小的窄窄的古老的镇子上开了一家店,一家CD店 ,里面大概全是旧时熟悉的曲调 ,还记得千千阙歌里唱到:

 

徐徐回望

曾属于彼此的晚上

红红仍是你

赠我的心中艳阳

如流傻泪

祈望可体恤兼见谅

明晨离别你

路也许孤单得漫长

一瞬间 太多东西要讲

可惜即将在各一方

只好深深把这刻尽凝望

来日纵是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是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AH因你今晚共我唱

临行临别

才顿感哀伤的漂亮

原来全是你

令我的思忆漫长

何年何月

才又可今宵一样

停留凝望里

让眼睛讲彼此立场

当某天 雨点轻敲你窗

当风声吹乱你构想
可否抽空想这张旧模样
来日纵是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是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AH因你今晚共我唱

AH怎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因今宵的我可共你唱

来日纵是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是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AH因你今晚共我唱

来日纵是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是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都洗不清今晚我所想

因不知哪天再共你唱

 

时过境迁,转眼20数载已过,才明白歌中唱的肝肠寸断,荡气回肠,但时至今日,我们都不再是昨日的那个人,你不曾懂我,我也不曾懂你,这样最好。明白歌中唱到的,已经没有来晚了一说,只是很多时候我还是会一声叹息,一声叹息的想,你为什么最终还是成了方鸿渐,18岁的时候理解不了你说的,都说士为知己者死,而我能为你做的不知道还能有什么。

你在古老的镇子上开了一家店,大概70万左右,不知道是为了旧时的那些回忆,还是你天性偏爱这些,你身边的人甚是反对,而你也已经孑然一身,你忽然开始真的是那个人了,儿时的任性变成今天的执着,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筹来的30万,反正当我走进的时候,那个店已经存在,你没有开口,什么也没有说,而我知道如果没有余下来的44万,这个店很难撑下去,到如今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我知道我给你44万你仍然不肯要,但我还是要给,不是我任性,我只是想把少年时,没能为你做的,都做了吧,少年时我们不曾懂彼此,都已经是知己,如今彼此的心意都不再重要了,我能为自己,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那个一直喜欢着你的女孩子茫然的看着不再年轻我们。

河水清冽,不知觉已经冬至,你孤孤单单的站在风中,大雪还没有下下来之前,我就要离开了。

梦醒了,有种想哭哭不出的凄凉,因为无论你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生活里,都真的是那个人了。你过着你不想过的生活,成为你不想成为又必然会成为的人,千千阙歌里,再无下阙。

 

 

 

 

 

 

 

在别处

时隔6年,再踏上兰州这片土地,我跟娘说我真的是为了一碗牛肉面去的,娘把我骂了一顿,说你就不可以说是看老爸去的吗?

其实我也分不清,到底为老爸去,还是为牛肉面去,可能茫然的并不只是我?

北京出差完,飞去兰州和家人汇合。妈妈和姐姐家人当晚踏上继续北上敦煌之路,而我则选择留在了兰州,其实印象里很少和爸爸单独相处,甚至不知道说什么,更害怕说什么。彼此问候对方的工作,作为同样都是疯狂爱好工作的人。爸爸一直很忙,退休之后另外开始了一番事业,68岁的他看起来50岁仍激情满满,我到以为是好事。记得有次,老公突然跟我说,我这生都不想退休,我要一直工作,一直在路上,一直在神里面,这是怎样的执着,怎样的激情。

“我不想回故乡了”老爸突然看着我说,听者哑然,言者落寞,我的心猛的咯噔了一下。和过往的每一次都不一样,不再是我不想退休,退休了无所事事等等,我理解他有多不适应多雨阴冷的江南,我也明白一个20岁少年(在我眼里,70年代那个少年还在),一路北上为自己事业奉献一生。爸爸说他会换个绿化好点的小区生活,我说要不买一个房子吧,我帮你买也行,他说好,他自己也可以买,我只是试探性的想知道他的真实想法,他风轻云淡的说着,我认真的听着 ,我说我们这就去看房子吧,他并不是迟疑,只是在内心想淡然的收起自己的想法,他说就是说说吧,仿佛只是做梦一般,然后转换了话题,我们的第一次谈话,在沉默仓促中嘎然而止,我隐隐的觉得哪里不对。

老妈和姐姐他们从敦煌返回兰州,婶婶也来了,女人到了一起,所有的秘密都不再是秘密,隔着敞开的门,我黯然了。其中也说到了他,2婚后第3个孩子即将出生,还有继续一团糟的婚姻关系,很多时候我很是纳闷,不爱那个人,怎么可以和她结婚生孩子,请各自看好自己的人生,请不要去打扰别人的生活,不是远远的站着,而是你的世界与我何关,所以也不想听妈妈在背后议论他,当然也千万不要和认识的人谈恋爱,结局就是你永远摆脱不了他的影子他的故事不停的出现在你的生活里。我有点生气,气妈妈为什么不看好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婚姻,也曾怀疑妈妈有外遇,但从没说出口,只是静静的观察着,然后不了了之。可能是因为父亲的爱情故事,却是怎么都遮掩不掉的。

父亲作为父亲,喜欢过的第一个女人,其实并没有姐姐和我的影子,甚至比17岁的我还任性,在故乡的小河边,我远远的看着他们漫步田埂,那是父亲童年生活过的地方,我不知道他们聊什么,临近高考,我选择了沉默。其实,我或许是真的不在乎,仿佛我已长大,完全可以离开这个家,也或者是我压根从小就没跟他们在一起生活,所以漠不关心。

多年后我24岁毕业的时候,父亲结束了这段感情,据说是因为她的任性。这段恋情,人人皆知,母亲却选择不相信。然后并没有再听到父亲的任何花边新闻,而母亲近年来,总是玩笑的说,面前的这个男人如何的老,仿佛只有自己会接手一样,我很是不喜欢她这样说父亲。

翻开老爸手机,仅有的几张照片里,一是2个侄女的照片,再就是一个女人的照片,和以前见过的那个女人相似,多了几分知性,不乏活泼,也不乏女性的娇气,我问父亲这人是谁,父亲说是随便街拍的,前后看了4张照片,我跟父亲说,删了吧,免得误会,可是他却执着的保留着。怎么可能是陌生人呢,怎么可能拍一个女人晨练的撒娇样儿,怎么可能拍一个女人穿新衣照镜子的场景一样,仿佛你就是那面镜子。我有点动怒,语气也加重了,但并不能改变什么,我们有点不欢而散的结束了第二次交流。

母亲当晚不停的继续唠叨琐碎的事情,原来女人的唠叨,可以击垮千军万马。我绝望的看着我们3个人,除了彼此互相斥责,我们并不知道怎么相处。我说请你去看看你丈夫的手机,看看那里面的照片是谁,我不晓得我这样的做法,是报复还是什么,拿着行李去了姐姐酒店,清晨一大早去了咸涩的青海湖,是不是所有的湖水,都是眼泪汇聚而成的呢。

父亲不停的催促我回上海,甚至打电话叫老公催我回家,我说你难道就这么认为我们打乱你的生活,我负气的说下次来,也不告诉你,也会不找你,其实,内心我已经害怕再北上了,害怕打破现有的平静。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一直在路上,我们都远远的生活在离故乡不远不近的地方,我们都在寻找灵魂安息的地方,我们的内心一直都在别处,我们的情感,是凌驾在故乡之上,然后让故乡最终成为故乡。闲时又来镜里,转变朱颜。清愁不断,问何人会解连环?生怕见花开花落,朝来塞雁先还。原来我们一直在别处。

 

以梦为马

很多人,很多事,都不愿再被提起。想起海子的诗歌“以梦为马”缅怀一下。

《以梦为马》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为大 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的梁山城寨
以梦为土的敦煌–那七月也会寒冷的骨骼
如雪白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 横放在众神之山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投入此火 这三者是囚禁我的灯盏 吐出光辉

万人都要从我刀口走过 去建筑祖国的语言
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牢底坐穿

众神创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 带着不可抗拒的 死亡的速度
只有粮食是我珍爱 我将她紧紧抱住 抱住她 在故乡生儿育女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自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 守望平静的家园

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 一滴不剩 水滴中有一匹马儿一命 归天

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国的河岸
千年后我再次拥有中国的稻田 和周天子的雪山 天马踢踏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选择永恒的事业

我的事业 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他从古至今–“日”–他无比辉煌无比光明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太阳的山顶埋葬 诗歌的尸体–千年王国和我
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马”的龙–我必将失败
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

孩子的可爱,不是因为她听话

不管怎样,我多少带了点情绪回到了故乡,离开故乡很多年,越发的接受不了太多太多,仿佛故乡真的在我的脑海里烟消云散,而家人是架空在故乡之上的,仿佛我们都是游子,一直漂泊在路上。

 

有1个小孩,她的名字叫梦欣,我问她什么意思啊,还不识字的她笑了,她的奶奶告诉我就是欣欣向荣的欣,多么有生命力的名字。我是跟着姊妹回广西故乡见到梦欣的。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我和老公在姊妹故乡不得不分房而睡,这个我也认了(毕竟年后在故乡已经预演过了)。梦欣 大概有6岁,天真浪漫而又非常的顽皮,说是顽皮是因为孩子真的很难听所谓大人的话,虽然后面我也这样的说教她,不过既第1晚她不肯睡觉,又叫又吵让我们失眠了一晚的经验教训,我尽量和她保持一个距离,因为我真的不晓得怎样和孩子相处。

第2天傍晚,她突然走进老公的房间(其实是她爸爸的房间),看着坐在床沿的我,她突然问道,阿姨你今晚睡这里吗?和Michael叔叔一起睡吗?她用拖着很长撒娇的尾音问我。我笑着说怎么啦,不啊,我要睡梦欣奶奶的房间,睡梦欣的床(其实我心里并不想)。她站起来说不可以,不可以,那是梦欣的床。其实第1晚她就不肯把她的床让给我们睡。她又突然问我,那他会亲你吗?她手指着Michael笑了,笑的很腼腆,弯弯的眼睛像月亮,卷卷泛黄的头发下睁着无辜又疑惑的大眼睛,你们结婚了为什么不住一起?事后我想梦欣其实是个非常早熟的孩子,要不是她这样问我,我根本没有去想,一个孩子是多么渴望父母,渴望有正常的家庭,正常的爸爸妈妈夫妻家庭关系。我说叔叔会亲我,那你为什么不和叔叔睡呢,她再次非常严肃的问我,我们2个大人都哑然失色了,我甚至有哭的冲动,我尽量稳住情绪,然后拉住梦欣的小手,让她坐在我腿上,我跟她讲他们这里大人世界里那个风俗习惯(那个可笑的愚蠢的风俗习惯),但是阿姨也喜欢梦欣的床,所以梦欣可以把床给我睡吗?她笑了,她说我很喜欢你,很喜欢你睡我的床,恨不得当时就要站起来拉我去她房间。晚上我们吃完饭,我们3个人手拉手去田间散步,她很喜欢牵老公的手,她曾不止一次的说起她的爸爸,她很想念他,虽然并不知道他真的在哪里。那天刚好有月全食,我们走出村子的时候,月亮只剩下弯弯的一道线,梦欣大叫不可以不可以,梦欣要做那个月亮,重回世界,让这个世界都快乐成长,让梦欣的梦想成真,我说梦欣你可以跟星空宇宙里的神说,你知道有一个神存在吗?她仿佛听懂了,说上帝爱她,上帝爱小孩。梦欣还说了好多好多,她小小的世界里,充满了温情和爱,渴望爱与被关怀,渴望和别人一样,可以和父母一起生活。月亮再重回的时候,我们一起去追赶萤火虫,她说蓝色是母的,绿色是公的,她说萤火虫你可以实现我的梦想吗?月亮月亮你可以让我快乐成长吗?她还在月光里唱了世上只有妈妈好,谁说会唱英文的歌的小孩最了不起(同行的孩子嘲笑她不会唱英文歌),其实梦欣是个非常自信的孩子,梦欣还说谁说美国买的裙子就了不起,笑死我了,我们大人真的不能给孩子灌输“崇洋媚外”的节奏啊,梦欣只有1首歌一首关于妈妈的歌,梦欣还说阿姨你就是那个月亮和Michael叔叔结婚了,6岁的孩子,顽劣的个性下面有着怎样受伤害的心灵,她不止一次的告诉我们夫妻俩个可以睡在她爸爸的房间,那里还有满满的一衣柜漂亮的梦欣妈妈的裙子,我却一次次的妥协给了这封建迷信,我在内心辜负了一个小孩小小的愿望,4天3夜的日子里,我们大多时候都在一起,一起玩水爬山打鱼,打架,她还切水果给我吃,即使她自己都饿了,我还教育她答应了吃1个冰激凌就只能吃1个,这期间的日子,她总是情不自禁的三番五次叫我和Michael睡在唯一的空调房间里。

梦欣很小的时候,母亲就离开她离开父亲,去了遥远的大城市打拼,年轻的父亲在还不明白什么是父亲的时候做了父亲,住在山里,梦欣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几乎很少能见到父亲,更别说母亲了,尤其是当他们决绝的做了了断,梦欣有一个跟她毫无关联的继母,梦欣知道母亲真的远去了,梦欣还知道,家就是有梦欣,有父亲有母亲的地方,相爱的人应该永远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梦欣任性的说你们就该是住在一起的,船在三里洋渡上飘荡,我抱着梦欣坐在甲板上,看轻舟驶过千万重山,我们心中的千万重山又是什么呢?月亮啊,如果可以,请圆了梦欣那个小小的希望。

 

 

 

婚姻

今晚我又想起那许多日子

为了仅仅一夜的爱

而牺牲了自己。

我思索这浪费和这浪费的结果,

思索丰裕和火

以及多么没有痛苦的--时间

我曾经见过道路从一个男人通向另一个女人。

我曾见过一种生活被弄模糊
仿佛雨中的一封信。

我曾见过一张餐桌上面

遗留着残羹剩菜,

酒瓶上写着“兄弟”

以及多么没有痛苦的--时间

今晚我又想起,为了仅仅一夜的爱,而牺牲自己;我曾经见过道路从一个男人通向另一个女人,我曾见过一种生活被弄模糊
仿佛雨中的一封信。我曾见过一张餐桌上面,遗留着残羹剩菜,酒瓶上写着“兄弟”

以及多么没有痛苦的--时间

时间的残忍很多时候不是因为它passed away,而是你还需要用尽余生去继续等待,或煎熬。看到这样的婚姻于我而言,是异常压抑和痛苦。
关系破裂异常简单,但修复的过程往往是漫长的一生,甚至很多人都无法彼此原谅,然后用尽一切办法折磨彼此一生。多么残忍的感情,时间的风霜与此相比又算的上什么呢?人们在猜测与怀疑中度过一生,彼此折磨,不如相忘于江湖。我见过3对这样残忍的例子,他们大多生活在我的周边,关系不远不近,但大多是彼此挺要好的朋友,这个时候,你除了静静的看着,无计可施,这样的笑容那样的隐忍对我来说太过残忍,让两个人变得不再是自己……(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