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苦水变甜水

一起工作16年的同事,要离开了,而今天却是耶稣基督的受难日,想起2019年去客西马尼园的时候,进到空坟墓,泣不成声。

我们的哭泣变成我们的欢笑,因为耶稣基督,祂成了那初熟的果子,换回了我们,痛苦变成救赎。

今天我们要喜乐,因为在你里面是喜乐,那苦水要变成甜水,涌溢出来。

爱的筵席

前两天侄女婚礼,远远看着她长大的我们,忽然她就大了,结婚有了家庭,姐夫挽着她走下楼的时候,我以为会哭的是这位年轻的“老父亲”,没想到先哭的却是侄女,千言万语,都凝聚成泪滴。

想了很久要怎样祝福侄女,我在她这样的年纪26岁也同样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想把最好的给侄女,可什么是最好的?

25号早上醒来的时候,边洗漱边思想着什么是最好的,侄女成长和我有类似的地方,和祖父母一起的童年,努力壮胆鼓足的勇气和隐藏在内心最深处怕受伤害的自尊心,什么都没有说,但又似乎什么都是那么显而易见。

爱是什么,就是那个可以让你自己成为你自己,边勇敢面对真实内心的自我,被祝福,被接纳,被爱。

耶稣基督赐了我这样的勇气,也深深的祝福这对年轻人在祂里面彼此永恒的爱,因为祂是永恒。

侄女是个不轻易随便乱花钱的年轻人,反倒是我无论年轻的时候还是现在多少有点任性,有价值和没价值衡量的标准很多时候还是会让人迷失。人很多时候痛苦,是因为欲望驱使的痛苦;人很多时候的快乐,也是欲望带来的快乐;真实无处隐藏,越过这座山,才发现只有你的主是永恒。

迦南的婚宴上,耶稣基督把水变成酒,那无比的喜乐和永远,在祂里面没有穷尽

有爱的地方

就是家

愿这爱的器皿

点缀家的筵席

在祂里面

丰盛有余。

侄女说她很喜欢我送她的礼物,粉色餐具,愿这盛满爱的器皿,都喂饱我们的饥渴,无论是身上的还是心上的,迦南的筵席,喜乐不停息。

爱的比喻

谁在不停的攀折
春天的花枝
并在凋零时分
黯然神伤

没有爱的时间
有毒

但亲爱的
我们是一棵树
在水边
季节孕育果实
风雨增加根的深度


千千阙歌

你似乎突然一改以往不轻易说话的性格,那时我们都还是少年,你虽是满眼阳光明媚,但在我看来,还是个不爱说话之人,那时候我们最多十七八岁不过如此,也算是青春最懵懂的时候。

昨晚梦见你,忽然想起,有一年,你在信中跟我说,你就是方鸿渐般性情的人,到头来连梦都是真的。

人到中年,长相也有了巨大变化,梦里的你不再是少年时翩翩模样,多了些许沧桑,多了些许黯然。你在小小的窄窄的古老的镇子上开了一家店,一家CD店 ,里面大概全是旧时熟悉的曲调 ,还记得千千阙歌里唱到:

 

徐徐回望

曾属于彼此的晚上

红红仍是你

赠我的心中艳阳

如流傻泪

祈望可体恤兼见谅

明晨离别你

路也许孤单得漫长

一瞬间 太多东西要讲

可惜即将在各一方

只好深深把这刻尽凝望

来日纵是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是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AH因你今晚共我唱

临行临别

才顿感哀伤的漂亮

原来全是你

令我的思忆漫长

何年何月

才又可今宵一样

停留凝望里

让眼睛讲彼此立场

当某天 雨点轻敲你窗

当风声吹乱你构想
可否抽空想这张旧模样
来日纵是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是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AH因你今晚共我唱

AH怎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因今宵的我可共你唱

来日纵是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是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AH因你今晚共我唱

来日纵是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是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都洗不清今晚我所想

因不知哪天再共你唱

 

时过境迁,转眼20数载已过,才明白歌中唱的肝肠寸断,荡气回肠,但时至今日,我们都不再是昨日的那个人,你不曾懂我,我也不曾懂你,这样最好。明白歌中唱到的,已经没有来晚了一说,只是很多时候我还是会一声叹息,一声叹息的想,你为什么最终还是成了方鸿渐,18岁的时候理解不了你说的,都说士为知己者死,而我能为你做的不知道还能有什么。

你在古老的镇子上开了一家店,大概70万左右,不知道是为了旧时的那些回忆,还是你天性偏爱这些,你身边的人甚是反对,而你也已经孑然一身,你忽然开始真的是那个人了,儿时的任性变成今天的执着,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筹来的30万,反正当我走进的时候,那个店已经存在,你没有开口,什么也没有说,而我知道如果没有余下来的44万,这个店很难撑下去,到如今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我知道我给你44万你仍然不肯要,但我还是要给,不是我任性,我只是想把少年时,没能为你做的,都做了吧,少年时我们不曾懂彼此,都已经是知己,如今彼此的心意都不再重要了,我能为自己,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那个一直喜欢着你的女孩子茫然的看着不再年轻我们。

河水清冽,不知觉已经冬至,你孤孤单单的站在风中,大雪还没有下下来之前,我就要离开了。

梦醒了,有种想哭哭不出的凄凉,因为无论你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生活里,都真的是那个人了。你过着你不想过的生活,成为你不想成为又必然会成为的人,千千阙歌里,再无下阙。

 

 

 

 

 

 

 

在别处

时隔6年,再踏上兰州这片土地,我跟娘说我真的是为了一碗牛肉面去的,娘把我骂了一顿,说你就不可以说是看老爸去的吗?

其实我也分不清,到底为老爸去,还是为牛肉面去,可能茫然的并不只是我?

北京出差完,飞去兰州和家人汇合。妈妈和姐姐家人当晚踏上继续北上敦煌之路,而我则选择留在了兰州,其实印象里很少和爸爸单独相处,甚至不知道说什么,更害怕说什么。彼此问候对方的工作,作为同样都是疯狂爱好工作的人。爸爸一直很忙,退休之后另外开始了一番事业,68岁的他看起来50岁仍激情满满,我到以为是好事。记得有次,老公突然跟我说,我这生都不想退休,我要一直工作,一直在路上,一直在神里面,这是怎样的执着,怎样的激情。

“我不想回故乡了”老爸突然看着我说,听者哑然,言者落寞,我的心猛的咯噔了一下。和过往的每一次都不一样,不再是我不想退休,退休了无所事事等等,我理解他有多不适应多雨阴冷的江南,我也明白一个20岁少年(在我眼里,70年代那个少年还在),一路北上为自己事业奉献一生。爸爸说他会换个绿化好点的小区生活,我说要不买一个房子吧,我帮你买也行,他说好,他自己也可以买,我只是试探性的想知道他的真实想法,他风轻云淡的说着,我认真的听着 ,我说我们这就去看房子吧,他并不是迟疑,只是在内心想淡然的收起自己的想法,他说就是说说吧,仿佛只是做梦一般,然后转换了话题,我们的第一次谈话,在沉默仓促中嘎然而止,我隐隐的觉得哪里不对。

老妈和姐姐他们从敦煌返回兰州,婶婶也来了,女人到了一起,所有的秘密都不再是秘密,隔着敞开的门,我黯然了。其中也说到了他,2婚后第3个孩子即将出生,还有继续一团糟的婚姻关系,很多时候我很是纳闷,不爱那个人,怎么可以和她结婚生孩子,请各自看好自己的人生,请不要去打扰别人的生活,不是远远的站着,而是你的世界与我何关,所以也不想听妈妈在背后议论他,当然也千万不要和认识的人谈恋爱,结局就是你永远摆脱不了他的影子他的故事不停的出现在你的生活里。我有点生气,气妈妈为什么不看好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婚姻,也曾怀疑妈妈有外遇,但从没说出口,只是静静的观察着,然后不了了之。可能是因为父亲的爱情故事,却是怎么都遮掩不掉的。

父亲作为父亲,喜欢过的第一个女人,其实并没有姐姐和我的影子,甚至比17岁的我还任性,在故乡的小河边,我远远的看着他们漫步田埂,那是父亲童年生活过的地方,我不知道他们聊什么,临近高考,我选择了沉默。其实,我或许是真的不在乎,仿佛我已长大,完全可以离开这个家,也或者是我压根从小就没跟他们在一起生活,所以漠不关心。

多年后我24岁毕业的时候,父亲结束了这段感情,据说是因为她的任性。这段恋情,人人皆知,母亲却选择不相信。然后并没有再听到父亲的任何花边新闻,而母亲近年来,总是玩笑的说,面前的这个男人如何的老,仿佛只有自己会接手一样,我很是不喜欢她这样说父亲。

翻开老爸手机,仅有的几张照片里,一是2个侄女的照片,再就是一个女人的照片,和以前见过的那个女人相似,多了几分知性,不乏活泼,也不乏女性的娇气,我问父亲这人是谁,父亲说是随便街拍的,前后看了4张照片,我跟父亲说,删了吧,免得误会,可是他却执着的保留着。怎么可能是陌生人呢,怎么可能拍一个女人晨练的撒娇样儿,怎么可能拍一个女人穿新衣照镜子的场景一样,仿佛你就是那面镜子。我有点动怒,语气也加重了,但并不能改变什么,我们有点不欢而散的结束了第二次交流。

母亲当晚不停的继续唠叨琐碎的事情,原来女人的唠叨,可以击垮千军万马。我绝望的看着我们3个人,除了彼此互相斥责,我们并不知道怎么相处。我说请你去看看你丈夫的手机,看看那里面的照片是谁,我不晓得我这样的做法,是报复还是什么,拿着行李去了姐姐酒店,清晨一大早去了咸涩的青海湖,是不是所有的湖水,都是眼泪汇聚而成的呢。

父亲不停的催促我回上海,甚至打电话叫老公催我回家,我说你难道就这么认为我们打乱你的生活,我负气的说下次来,也不告诉你,也会不找你,其实,内心我已经害怕再北上了,害怕打破现有的平静。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一直在路上,我们都远远的生活在离故乡不远不近的地方,我们都在寻找灵魂安息的地方,我们的内心一直都在别处,我们的情感,是凌驾在故乡之上,然后让故乡最终成为故乡。闲时又来镜里,转变朱颜。清愁不断,问何人会解连环?生怕见花开花落,朝来塞雁先还。原来我们一直在别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