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别处

时隔6年,再踏上兰州这片土地,我跟娘说我真的是为了一碗牛肉面去的,娘把我骂了一顿,说你就不可以说是看老爸去的吗?

其实我也分不清,到底为老爸去,还是为牛肉面去,可能茫然的并不只是我?

北京出差完,飞去兰州和家人汇合。妈妈和姐姐家人当晚踏上继续北上敦煌之路,而我则选择留在了兰州,其实印象里很少和爸爸单独相处,甚至不知道说什么,更害怕说什么。彼此问候对方的工作,作为同样都是疯狂爱好工作的人。爸爸一直很忙,退休之后另外开始了一番事业,68岁的他看起来50岁仍激情满满,我到以为是好事。记得有次,老公突然跟我说,我这生都不想退休,我要一直工作,一直在路上,一直在神里面,这是怎样的执着,怎样的激情。

“我不想回故乡了”老爸突然看着我说,听者哑然,言者落寞,我的心猛的咯噔了一下。和过往的每一次都不一样,不再是我不想退休,退休了无所事事等等,我理解他有多不适应多雨阴冷的江南,我也明白一个20岁少年(在我眼里,70年代那个少年还在),一路北上为自己事业奉献一生。爸爸说他会换个绿化好点的小区生活,我说要不买一个房子吧,我帮你买也行,他说好,他自己也可以买,我只是试探性的想知道他的真实想法,他风轻云淡的说着,我认真的听着 ,我说我们这就去看房子吧,他并不是迟疑,只是在内心想淡然的收起自己的想法,他说就是说说吧,仿佛只是做梦一般,然后转换了话题,我们的第一次谈话,在沉默仓促中嘎然而止,我隐隐的觉得哪里不对。

老妈和姐姐他们从敦煌返回兰州,婶婶也来了,女人到了一起,所有的秘密都不再是秘密,隔着敞开的门,我黯然了。其中也说到了他,2婚后第3个孩子即将出生,还有继续一团糟的婚姻关系,很多时候我很是纳闷,不爱那个人,怎么可以和她结婚生孩子,请各自看好自己的人生,请不要去打扰别人的生活,不是远远的站着,而是你的世界与我何关,所以也不想听妈妈在背后议论他,当然也千万不要和认识的人谈恋爱,结局就是你永远摆脱不了他的影子他的故事不停的出现在你的生活里。我有点生气,气妈妈为什么不看好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婚姻,也曾怀疑妈妈有外遇,但从没说出口,只是静静的观察着,然后不了了之。可能是因为父亲的爱情故事,却是怎么都遮掩不掉的。

父亲作为父亲,喜欢过的第一个女人,其实并没有姐姐和我的影子,甚至比17岁的我还任性,在故乡的小河边,我远远的看着他们漫步田埂,那是父亲童年生活过的地方,我不知道他们聊什么,临近高考,我选择了沉默。其实,我或许是真的不在乎,仿佛我已长大,完全可以离开这个家,也或者是我压根从小就没跟他们在一起生活,所以漠不关心。

多年后我24岁毕业的时候,父亲结束了这段感情,据说是因为她的任性。这段恋情,人人皆知,母亲却选择不相信。然后并没有再听到父亲的任何花边新闻,而母亲近年来,总是玩笑的说,面前的这个男人如何的老,仿佛只有自己会接手一样,我很是不喜欢她这样说父亲。

翻开老爸手机,仅有的几张照片里,一是2个侄女的照片,再就是一个女人的照片,和以前见过的那个女人相似,多了几分知性,不乏活泼,也不乏女性的娇气,我问父亲这人是谁,父亲说是随便街拍的,前后看了4张照片,我跟父亲说,删了吧,免得误会,可是他却执着的保留着。怎么可能是陌生人呢,怎么可能拍一个女人晨练的撒娇样儿,怎么可能拍一个女人穿新衣照镜子的场景一样,仿佛你就是那面镜子。我有点动怒,语气也加重了,但并不能改变什么,我们有点不欢而散的结束了第二次交流。

母亲当晚不停的继续唠叨琐碎的事情,原来女人的唠叨,可以击垮千军万马。我绝望的看着我们3个人,除了彼此互相斥责,我们并不知道怎么相处。我说请你去看看你丈夫的手机,看看那里面的照片是谁,我不晓得我这样的做法,是报复还是什么,拿着行李去了姐姐酒店,清晨一大早去了咸涩的青海湖,是不是所有的湖水,都是眼泪汇聚而成的呢。

父亲不停的催促我回上海,甚至打电话叫老公催我回家,我说你难道就这么认为我们打乱你的生活,我负气的说下次来,也不告诉你,也会不找你,其实,内心我已经害怕再北上了,害怕打破现有的平静。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一直在路上,我们都远远的生活在离故乡不远不近的地方,我们都在寻找灵魂安息的地方,我们的内心一直都在别处,我们的情感,是凌驾在故乡之上,然后让故乡最终成为故乡。闲时又来镜里,转变朱颜。清愁不断,问何人会解连环?生怕见花开花落,朝来塞雁先还。原来我们一直在别处。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