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生只有一日,而我已经过了正午

转摘自“第七扇窗

9月到10月生日的人很多,生小孩的人也特别的多,计算别人的生日,也会想想自己的年岁,暗暗的心惊,还有三年我也就40岁了,而过去的十年如光如电,仿佛就在昨天,但已经永远与我隔绝。昨天晚上又看了《源代码》,讲利用记忆回到过去影响未来的,从电影院里面出来的时候,就更加感慨了。小的时候读过一个著名的科幻小说,好像叫《如果我的生命只有七天》,而我就是此时此刻就是那个生命只有七天的人,第一天是童年,第二天是恋爱和青年,而今天,我的第三天已经过了一半了。

我为什么总是有一种人之将死的时候的感受呢?也许真的临死的时候,这感受已经被我用光了,而取而代之的是满足和欢欣吗?

和Jackie一起走过港汇底楼的大厅,这奢华的一切是阅人耳目的,但没有办法安慰我,因为我的伤痛是不舍昼夜的杀手留下的。Jackie说我们认识好像在昨天,但的确已经很久,是啊,如果那是七天的一生,其实就是在昨天,而且已经是昨天了。

坐下来吃甜品,看着Jackie,觉得她好美,上帝用的肋骨造了她,如今她端坐我的面前,直到我们一起归为尘土。

又想起了好多人,这些年我只跟教会和工作上的人来往,而今天我想起来的都是那些与我意见不同的人,他们都离开了,去了另外的地方。在教会十年了,忽然觉得这里竟然是一个教会外同样荒凉的地方,因为原来这里的朋友和外面的朋友一样,不过是我们自己选择的朋友,而今天我想到了耶稣,(我不是在传道,我警告我自己,也警告你,如果你是读者),为敌人上十字架的人,爱他的仇敌的人,在过去的十年里面,我认识的传道的,我自己,我的弟兄,我的姐妹,我们一起不停的重复一件事,那就是口里说学耶稣的式样,但行动上是讨好自己,只为于自己有利的事情折腰,从来不曾舍己,有的舍己多数只是为了让人知道我们有舍己的高尚。因为我的弟兄们,我们分散了,十年了,我们从一个group,变成了6-7个group,变成了六七个不相往来的group,而我们在内心里面,一直纪念着彼此的不好,垒起了高高的墙,于是Christ died in vain。又想起了保罗说的话,如若我们不信,而今天在这里这样行,就比不信的更可怜。我今日感受到了自己的可怜。

 

时间是一个好东西,既然我们知道我们会在某时——我们完全不确定的时间死去,时间让我知道,我的爱必须像你们表达,而我必须忘记我们曾经幼稚的冲突,我没有什么礼物送给谁,人能接受的礼物只有爱和善意。这不是我的高尚,这是我的孤独,这是我的无助,这是我的十字架,我多希望很多人在今天跟我一样,一生就如一日,而现在已经过了正午,我必须与你握手言欢,因为就算去天堂,我也不想孤零零的去,那里应该有很多老朋友,我的朋友们,我们一起拆除了我们之间的高墙。

 

就写到这里,我一辈子注定写很多虎头蛇尾的东东,不在乎又多一篇。

图片是我2年前拍的,想第七扇窗第2本诗集出版的时候备用,也许那时候又会多了新的选择。

{ 1 } Comments

  1. 第七扇窗 | 2011-12-13 at 00:02 | Permalink

    今天上一下非死不可,跟很多人聊了天,发现快乐在于分享啊。
    2011年诗写的少,2012年准备多写一些,争取印一本新的出来。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